sunsun

【白狄】长安明月似剑8

      又是整整三日的昏睡,狄仁杰悠悠转醒之时,大脑一片混沌,身子也是软绵无力。真是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怀英?!你醒了!”李白的声音传入狄仁杰的耳朵,像是从天边而来,遥远的样子。李白?是谁来着?很熟悉的样子……对了,是他一直放在心上的人啊。他,不是走了吗?还在吗?还在,他的身边?
      狄仁杰挣扎着要起身李白忙伸手去扶他,并在他背后塞了两个枕头。
      “李白,你不是,走了吗?”狄仁杰嗓音沙哑,头还有些昏沉,只能用手扶着额。
      “怀英,你想我走吗?”李白倾身上前,抓住狄仁杰的手,泛红的双眼死死盯着狄仁杰。
      “我?我能留下你?”狄仁杰僵硬了身子,脑海中回想起李白那句“等我回来”。
      “你想我留下,我便留下,再也不走。”李白眼中的火热情感几乎要灼烧到狄仁杰。
      狄仁轻轻挣开手,装作无所谓:“我不需要你留下,你想走便走吧。”
      “怀英?”李白呆愣地看着狄仁杰,“你不需要我?你不是……”喜欢我?是啊,是喜欢啊,他知道的。喜欢不就应该把自己留在身边,日日夜夜都见得到,怀英为什么是这样的?
      “你想走便走,想留便留,随你心意。”狄仁杰只是轻飘飘一句话作为回应。
      李白沮丧极了,坐在床沿上盯着被狄仁杰挣开的手。良久,站起身,匆匆忙忙跑出门去,和门外的元芳撞个正着,说了声“抱歉”就跑了,很快不见了人影。
      “李白大人怎么了?”元芳收拾着被李白撞翻的药碗,“狄大人和他吵架了?”
狄仁杰已经起了身,摇摇晃晃地走着,闻言后说:“我能和他吵什么架,他只是……唉,不说了。”
      元芳上前要扶着狄仁杰,被狄仁杰摆摆拒绝了。“睡了太久,我需要活动一下。”狄仁杰温柔地说着。
      “是,大人,”元芳开始汇报近日的情况,“女帝陛下知晓了您的情况,准假一月;还有城郊的瘟疫已经被控制,无新增疫情……”
      狄仁杰边听着元芳的汇报,边走出屋子,走到后院。
      李白握着剑,胡乱舞着剑,步伐毫无章法可言,扬起灰尘和枯叶,后院的树木遭了殃,新叶一把一把往下掉,原本绿意盎然的树变成了脱毛鸡。
      “李白,生气了也不必这般发泄,欺负这些不能言语的树木。”狄仁杰制止了李白进一步的动作,仅靠语言,而令牌未出。狄仁杰看了眼自己的手,又摸了一下自己前额的头发,随即了然,又反噬了吗?
      “你不是说不需要我,那你管我干嘛?”李白收了剑,背对着狄仁杰,明显在赌气。
      “想不到堂堂剑仙大人也有小孩脾性,狄某最招架不了小孩子。”狄仁杰的话语里满是调笑。元芳暗戳戳瞄了一眼狄仁杰,保持沉默。
      “反正你说我想留便留,我从今天起就住这里了,小耗子,给我收拾间屋子。”李白指挥着李元芳。
      “李白大人自己去,哼。”元芳也是有小脾气的,做了个鬼脸就跑了。
      “剑仙大人自便。”狄仁杰说完转身就回房了。睡了这么久依旧抵不了魔道反噬,狄仁杰想让自己清醒些,但是,又是熟悉的眩晕感,不过这次狄仁杰没有倒在冰冷的地上,而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听见一声急切的叫喊“怀英!”然后陷入黑暗。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