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un

【白狄】长安明月似剑5

      时间走得不快不慢,狄仁杰却希望它越慢越好,让他,不要太早去面对那个残酷的现实,以及那人的脸。
      冬季,长安城飘着小雪,街上来往行人不多,显得格外宁静,而这份宁静,被李白提剑闯大明宫刺杀女皇陛下的消息彻底打破。
      李白很冷静,他此时持剑指着的,是当今的女皇,那个下令大唐铁骑攻破楼兰,让那朵昔日沙漠中的花彻底枯萎消散的女人。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李白的眼中闪过狠戾。周围的一众侍卫谨防此人,紧盯他的一举一动,稍有动静,群起捉拿他。
      “朕做什么,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吗?”武则天在李白的剑前没有丝毫慌乱,一言一行尽显帝王之霸气。
      “那是我的故乡,你岂敢――”
      “阻碍在朕面前的东西,当然要除掉,你以为呢?李白,”武则天走上前一步,离剑尖更近,“还是你觉得,自己的价值已经高到让我为你放过一个阻碍我大业的绊脚石吗?”
      “你――”
      “李白,你今日敢孤身闯我大明宫,确实是勇气可嘉,但你想过吗?纵然你剑术超群,在这大明宫中,你真能做到全身而退吗?还是你认为,即使玉石俱焚,也要拉我和你的楼兰陪葬吗?”
      “难道不行吗?”李白任然举着剑,没有动摇。
      “或许你能做到,那之后呢?我死了,长安将会陷入怎样的境地?成为第二个楼兰?或者更惨,成为人间炼狱。你现在看见的和平是如何得来的?外面有多少眼睛盯着长安,嗯?”武则天直视着李白,看着他眼中的光渐渐黯淡,她知道,李白放弃了。
       “你们退下,”武则天喝退侍卫们,又转向李白,“你也可以离开了,今日之事,我自有说法。”
      李白的剑落在了地上,一阵响动后便寂然无声。李白艰难地挪动着步子,一步一步走出这座辉煌的宫殿。
      珊珊来迟的狄仁杰赶到大明宫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寂静的大明宫,灯火通明,华丽辉煌,却只有李白一人。
      “李白……”狄仁杰想叫住他,想问他怎会这般冲动,想到这里又是一抹心酸,故乡被毁,有几人能按捺住自己复仇的心,他又凭什么质问李白?
      “你早就知道,对吗?狄大人。”李白只是抬头看了狄仁杰一眼,然后,不带任何停留,从狄仁杰面前走过。雪还在下,越下越大,李白离开时留下的脚印转眼间便被覆盖,就像是,那人从未来过,从未,出现在他的生命中。
      狄仁杰愣在原地,那一眼,让他在这样的天里更加如坠冰窟。那个人,就这样,失去了他的骄傲,他的神采,也不带一丝留恋地走出了他的生命。疼痛自心口传来,钻心彻骨,恨不得用刀剖开,将心取出,疼痛才可缓解,一点。
      自那日后,狄仁杰再也没有见过李白,倒是关于他的传闻先进了狄仁杰的耳朵。什么曾经的我大唐第一强者李白已经放弃了他的剑道,终日自我放逐,毫无从前的豪迈可言;什么李白从此将一蹶不振,最终化为尘土也无人知晓。
      听得多了,狄仁杰觉得头疼,伸手握住眼前的剑,那种直达头顶的疼痛才稍稍缓解。这是李白的剑,狄仁杰从大明宫拿回来的,这剑放在其他地方,就是一把普通的剑,甚至可以用破破烂烂来形容,而在李白手中,它便随主人绽放着耀眼的光彩,并被冠以青莲剑的名号。如今它的主人不要它了,将它丢弃在大明宫。狄仁杰就把它好好收着,他相信自己的直觉,更相信李白,他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自己。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