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un

【白狄】长安明月似剑4

      七夕当天晚上,狄仁杰没有处理公务,他只是在院子的葡萄架下喝酒。刚开始只是一杯一杯喝,然后就忽然像有急事一般,抓起酒壶就往嘴里倒,似是还不够尽兴,又抓起了酒坛子,不要命地灌酒,与平时那个冷静自持的模样大相径庭。
      醉倒的狄仁杰瘫坐在地上,眼神迷离,望着天上那轮弯月和满天繁星,痴痴的笑着,渐渐的,笑声中染上了哭腔。许久,狄仁杰冷静了下来,胡乱地抹了把脸,摇摇晃晃站起身,往房间走去。
      “狄大人,你怎么喝了这么多?”元芳上前扶住狄仁杰。
      “元芳呐,我,方才啊,在葡萄架下,听到喜鹊叫了,还听见牛郎和织女的悄悄话,我替他们,高兴,我……”狄仁杰一头栽倒在床上,不再言语。
      元芳拧了毛巾给狄仁杰擦脸,一边擦脸一边叹气。一贯镇定自若的治安官大人何曾这般失态过,无论如何都不是正常现象。而狄大人又常常是个闷葫芦,不愿敞开心扉,谁能走进他心里,为他排忧就难?
      元芳轻轻阖上门,离开了。床上的狄仁杰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眼神依旧迷茫,金色的眸子里闪着忧伤。像是看见了谁,狄仁杰伸出一只手,好像抓住了什么又好像没有。他在黑夜中留下了眼泪,嘴中喃喃:“李白……”
      次日清晨。宿醉很难受,狄仁杰现在深切感受到了,头痛欲裂不说,又口干舌燥伴有呕吐感。昨日太失态了,不可以再这样,狄仁杰自我反省着。
      “狄大人,我进来了。”元芳敲了敲门,他敏锐的耳朵已经听到狄仁杰的动静了。
      “进来吧。”狄仁杰努力整了整衣衫,让它看上去不要那么乱,但是失败了,因此元芳进来时看见的是一位正在和衣服怄气的治安官大人。
      “大人,醒酒汤和早饭放在这里了。”元芳当做没看见,自顾自的说着。
      “哦,好。”狄仁杰总算弄好了衣服,才有空搭理元芳。
      “大人……”元芳支支吾吾的。
      “嗯?”狄仁杰疑惑。
      “大人,您还是换套衣服吧,您身上这套味道怪怪的。”元芳原本想劝说狄仁杰能拿起,懂放下,但这话由他来说有些不妥,先放放。
      “哦,你闻到了啊,抱歉,元芳,”狄仁杰怪不好意思的,“昨日,我失态了,心里闷,多喝了两杯。”
      “没事,狄大人,发泄出来就好了。”元芳不多言,随后告退。
      狄仁杰烦躁地扯了扯衣领,发泄出来?若是情这一字这般好拿得起,放得下,为何古往今来这么多人为情所困,终日愁闷?
      经此一事,狄仁杰的生活回复了常态,他依旧是那个恪尽职守的治安官,至于心中有何事,唯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