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un

【白狄】长安明月似剑2

      “狄大人,您回来了。”元芳站在府门口四处张望,见狄仁杰背着李白回来了,忙迎上去。
      “出什么事了吗?”狄仁杰问。“啊,我就是想向您报告一下,”元芳摆出一副正经模样,眼神又往狄仁杰背上的李白身上跑,“窃贼已捉拿归案,现关押于牢房中。”
      “嗯,效率很高,”狄仁杰见元芳忍得一脸辛苦,将糖葫芦扔给他,“喏,这是奖励。”
      元芳捧着装着糖葫芦的纸包,顿时破功,转严肃为欢笑:“谢谢大人,你最好了。”
狄仁杰背上的李白似是被吵醒,在狄仁杰背上睁开了迷茫的双眼。
      “诶?狄大人啊。”说着就要下地。狄仁杰便也由着他。
      “李白大人,知道我是谁吗?”元芳伸出一只手在李白面前晃了晃。
      “知道,你是,小耗子……”李白晃了晃脑袋,“不对,是李元芳,大耗子。”
      “李白大人!!!”元芳不喜欢别人称自己为耗子,那会让他想起自己悲惨的过去。
      “好了,别逗他了。”狄仁杰伸出一只手抓住李白的胳膊,免得他不受控制地往地上滑。
      “哦,开玩笑的,你是最可爱的小元芳。”李白伸手拍拍面前生气的李元芳。
      “元芳,回去休息吧。”狄仁杰对李元芳一笑,让他别和一个醉鬼一般见识。
      “是,狄大人,我告退了。”元芳捧着糖葫芦,一蹦一跳地回去了。
      “那狄大人,在下也告退了。”李白晃悠悠地作了个揖,拿起青莲剑准备走。
      “瞧你这副样子,今晚,便在我这里歇下吧。”狄仁杰站在门前。
      “啊,如此,多谢。”李白轻声一笑,提脚上前,一个趔趄,狄仁杰忙上前扶住。
      “你这是喝了多少?”狄仁杰扶着李白进了府门。
      “也,不多吧,喝了一天而已。”李白伸出一根手指,在狄仁杰面前晃晃。
      “醉成一摊烂泥,真不知要与你说些什么。”狄仁杰把李白扶进客房,让他躺好。转身要走,忽然手被拉住。
      “狄仁杰,能陪我一会儿吗?”李白睁开眼睛,蓝色的眸子里似有星辰在闪耀,完全没有一个醉鬼的样子。
      狄仁杰不忍拒绝,坐在床沿上,说:“想和我说些什么?”
      “嗯?你怎么知道我有话和你说?”李白调皮地眨眨眼,抓着狄仁杰的手不放开。
      “我还能不知道你吗?”说完这话,似有些迟疑,狄仁杰收回了被李白抓住的手,“说吧。”
      “话又不知从何说起,就是,我想回趟碎月城。”
      “你的家乡?”
      “是的。”
      “想回就回去,这般想不开做甚?”
      “这几日,我每日做梦,皆是一片血海,我不怕见血,但那种内心的惧怕却让我无法入睡。”
      “这,”狄仁杰似是想起什么,皱起了眉头,“我恐怕帮不了你。”
      “你只让我要一直这样抓着就好。”不知何时,手又被李白攥在手中。
      “随你吧,明日,我休沐,陪你一晚也可以。”这次,狄仁杰不忍收回手,这样的李白让人心疼。一个漂荡在江湖的侠客,唯一的牵挂恐怕只有那故乡了吧,可是,当他回去时,故乡还在吗?
      狄仁杰望向窗外,一片漆黑中零星几点亮光。那人初入长安之时,吸引了大批人簇拥,却不见他为何人停留过;那人于朱雀门上刻下“欲上青天揽明月”的满腔豪情,让他也为之撼动;女帝武则天对他青睐有加,他倒依旧如初入长安一般,只凭自己所想做事。这样一个为所欲为的人,却又让狄仁杰深深佩服。哪个男儿年少时没有仗剑走天涯的豪情壮志,但大多为俗世所累,能活成李白这般,不正是最让人羡慕的样子?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