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un

【白狄】长安明月似剑7

      李白一个闪身来到狄仁杰身旁。他的样子就像睡着了,轻松的状态,但李白知道这种情况一定不简单,他怕狄仁杰出事的话,那他的心又该何去何从?
      背起狄仁杰时,李白感受到他的瘦削,明明那般坚韧的人,何时变成了这般模样。李白想起那日醉酒时狄仁杰背着他时的场景,狄仁杰总是那么沉稳,巍然屹立不动。而现在的他,毫无防备地,伏在他背上。这样的日子是李白不曾想过的,或是曾经想过,却在经历了变故后,被仇恨塞进了角落,不再翻看。见到了这样的狄仁杰,他无法再刻意忽视心中的情感,那种初见时就扎根在心底,愈来愈浓烈,从未削减过的情感。经上次一事,李白沮丧、颓废,他甚至在想要将这段情感永远埋葬。但是,见到了狄仁杰,他的眼,他这个人,李白心软了,决心在崩溃。他始终,想在狄仁杰的人生中占一个位子。
      李白脚下的速度很快,将狄仁杰带回了狄府。大夫诊断后没什么大发现,只说是操劳过度,要注意休息、规范饮食。送走大夫后,李白坐在床沿上,轻轻握住了狄仁杰的手,微凉的触感,让他不忍放手。眼神移到狄仁杰的脸,年轻、稳重、帅气,昏睡时有点可爱,那撮绿毛……咦?明明刚才还在,那抹绿色却不见了,怎么回事?
      三日后,狄仁杰没有醒来的预兆,这太反常了。李白一直守在狄仁杰身旁,整整三日都未休息好。就在李白准备第五次叫大夫时,狄仁杰悠悠转醒,眼前像蒙了层灰霾一样沉重。
      “怀英,你醒了?”李白万分欣喜。
      “太白?是太白吗?”狄仁杰太久没有说话,嗓子里像干枯的井一般。他想睁眼分辨眼前的人,想挣扎起身,但无奈全身无力,认命地倒了回去。
      “是我,”第一次听到狄仁杰叫自己的字,李白高兴极了,“你感觉如何?”
      “还,好……”只是说了两句话,狄仁杰再次陷入昏睡,任李白怎么唤也没用。
      李白再也忍不住了,揪住角落里元芳的大耳朵:“狄仁杰究竟怎么回事?”
      “狄大人他这是魔道反噬。”元芳如实回答。
      “魔道,反噬?”李白疑惑。
      “是的,获得力量需要付出代价,象征就是那抹挑染。”元芳低着头回答着。
      原来,那抹绿色,竟是,代价吗?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