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un

夏杨花开

     (4)
      长亭里,一位女生和一位男生正在“斗争中”。“其实你没必要那么警觉,我哪里像坏人了?”欧阳杨认真地说。“我可没说你是坏人。”夏夏就这样回答。在这样的雨天里,一些莫名的邂逅会被夏夏误以为不太好的东西。“我是好心,你再在这里呆着,雨不会小,公车你也赶不上。”欧阳杨说着。顾夏夏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又转念想想,到屋里躲雨总比在这四面透风的长亭里好,这会儿,公车是坐不了了,有地方歇歇也好。“多谢关心,好吧,去你家坐坐吧。”夏夏有点有气无力。“早这样不就好了嘛,和你说话太累,而且你说话也太客气了。”欧阳杨说着。夏夏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去你家要横穿马路吗?”欧阳杨有点莫名其妙:“要过两个个红绿灯,怎么了吗?”夏夏有点儿不太好意思:“我怕马路,车多,又是下雨天……你得……护着我一点。”夏夏的声音越来越小,还在想欧阳杨会不会笑话自己,而欧阳杨只是笑笑:“好啊,过去的时候你拉着我就行了。”夏夏感激:“谢谢。”欧阳杨又说:“不用谢,只要你不觉得我在占你便宜就好。”“你,还真是……”夏夏已经对面前这位哥哥级别的人无语了。
       “走吧,万一雨又变大就麻烦了。”欧阳杨招呼着夏夏。“好。”夏夏一边回答,一边收拾书包,倒背在胸前,像个大腹便便的妇人。“你干嘛?”欧阳杨问着。“书会淋湿的,我的书包不防水,”夏夏一本正经地回答,“学生的书很重要。”欧阳杨也是败给面前的女孩子了,有点死脑筋呢。
       欧阳杨“指挥”着:“冲向正前方的路口!”然后,两人就在雨中跑起来,准确的说是狂奔,欧阳杨在前,顾夏夏在后,离开那座叫做“缘”的长亭。
     (5)
       站在马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还有这雨,两人看着对方已经湿透的衣服,都轻叹了一口气。绿灯亮了,在夏夏反应过来之前,欧阳杨就已经拉着顾夏夏的衣袖穿过了马路,走到了对面。“很容易啊,没什么好怕的,对吧,顾夏夏小朋友。”欧阳杨这会儿想起来笑话笑话夏夏。夏夏对于欧阳杨叫她“小朋友”很不满意,但转念想自己刚刚的样子的确是胆小了一点,这么大人居然害怕过马路。
       又是一阵跑,二人终于来到一个小区门口。“雅光华庭。”夏夏念着眼前的大字。“顾夏夏小朋友,你还想在雨中呆多久?”欧阳杨已经进入小区,朝着夏夏招招手。夏夏快步跟上。三单元,五楼,很快两人就乘坐电梯到达。欧阳杨拿出钥匙打开502的房门。“进来吧。”欧阳杨对夏夏说。进到屋里,一股饭菜的香味飘进两人的鼻子。“吴妈,我回来了。”当夏夏正与自己湿掉的鞋子搏斗时,欧阳杨朝着厨房喊着。“杨杨回来了。”屋里传来声音。咦?好熟悉的声音,夏夏心下想着。“哎呦,夏夏,你怎么来了?”这是吴妈。夏夏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来这儿躲躲雨。”欧阳杨此时已经进了屋子,用毛巾擦着湿哒哒的头发,又递给夏夏一条毛巾:“快擦擦,别感冒。”夏夏接过毛巾:“谢谢。”夏夏终于脱掉了自己的鞋子,带上了门,进了客厅。屋里很干净,物品整齐,厨房传来香香的菜味,很有家的味道。
      “顾夏夏,你要换身衣服吗?不过我这里没有女孩子的衣服。”欧阳杨问夏夏。夏夏摇摇头:“不用,多谢。”欧阳杨:“你都湿透了,还是换了吧,我这里有新的衬衫。”顾夏夏:“没关系的。”这时,吴妈走过来,递给夏夏一个袋子,说:“夏夏,这里有套衣服,本来想等你过生日时送你的,现在还是先穿上吧。”夏夏有点惊喜:“谢谢吴妈,你不说我都忘了,不是还早嘛?”吴妈总是笑呵呵的:“今天看见,就买了,觉得挺适合小姑娘的,去换吧,别着凉了。”夏夏开心地笑了:“嗯。”吴妈又补了一句:“我得看看还有没有老姜,煮点姜茶给你们暖暖。”顾夏夏拿着袋子的身躯一阵僵硬,欧阳杨擦头发的动作停滞了三秒钟,两人都在内心大声呐喊:NO!
     (6)
      当夏夏穿着粉色的连衣裙走出卫生间时,她的内心是拒绝的。为什么是裙子?我不要裙子!同时,欧阳杨换好了衣服从卧室走出来,已经换上了蓝白相间的汗衫,看到此时的夏夏,呆滞了几秒,夏夏此时的长发披散下来,及腰,穿得像个公主,真可爱。吴妈看看这俩孩子,啧啧嘴:“真是般配。”顾夏夏一副听不懂的样子,欧阳杨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然后,顾夏夏和欧阳杨用一种极度扭曲的表情互相对视一眼后喝下吴妈刚煮的姜茶。再然后,顾夏夏被留下吃了晚饭。不是只是来这里躲躲雨吗?怎么好像来做客一样。不过,吴妈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夏夏吃了两碗饭,欧阳杨吃了三碗,而且两人都秉持着晚饭只吃八分饱的原则。欧阳杨盯着夏夏:“小同学,你是女生吗?胃口略,大呀。”顾夏夏拱拱手:“承让,你胃口也不错,欧,阳,兄。”欧阳杨笑了:“差点儿忘了这个梗,顾夏贤弟当然和为兄的胃口一样好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正在收拾碗筷的吴妈看到这对活宝,笑了笑。
       吃过晚饭,顾夏夏正捉琢磨着要怎么回去,可外面的雨还在下,吴妈骑的电动车在雨天行驶再带上一个高中生就太危险了。“杨杨,今天夏夏就在你这里住一晚上吧。”夏夏还在思考着,吴妈的一句话就把她扯了回来。还没等欧阳杨回答,夏夏就摇头如拨浪鼓:“这不行啦,不妥,不好……不可以啦!”欧阳杨本来要答应,被她这一说,玩心就有了:“你果然还是在担心我居心叵测啊,我可真伤心。”夏夏忙回话:“没有啦。我只是和你不太熟,不能随便住你家。”欧阳杨说:“你在我家躲雨,换衣服,又吃饭,我们还不熟络吗?”夏夏还想说些什么,吴妈倒说:“夏夏,杨杨又不是个坏孩子,他可是好学生,你多和他相处就知道他的好。”夏夏小声地说:“可我不好意思啊!他是男生,我是女生,不方便啦。”吴妈也有些无奈:“外头这雨,我没法带你回去,太危险,你就住这儿,把他当成大哥哥,就好了呀,他肯定会照顾好你的。”
       最后,夏夏决定住下。和吴妈说声再见,欧阳杨领着她进了一间房,床桌柜橱椅等物品一应俱全。夏夏拎着书包,走进这间屋子,从书包里一本一本拿出书,摊开作业,握起笔,开始写作业。虽说自习课时写掉了部分作业但还有不少题要写,有许多词要背。唉,辛苦的高中生。

评论